電話(huà):13872512425  

QQ:2684708179

微信:ygy13872512425

辦公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關(guān)山大道29號琨瑜國際中心14樓得偉君尚律師事務(wù)所


律師文集
您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> 律師文集
親媽告子女——房管局逼出來(lái)的官司(2017年9月本站律師親歷)





近日,筆者按期完成了一起親媽起訴子女的房產(chǎn)繼承的案件。執業(yè)20多年,筆者從來(lái)沒(méi)看到這么和諧的原告和被告,他們是一家人,其實(shí)他們之間什么糾紛都沒(méi)有。之所以親媽要起訴子女,實(shí)在是被武漢市某區房管局逼出來(lái)的!
事情是這樣的:張老太今年81歲。幾年前,老頭兒去世了,臨終遺囑將武漢某區的一套170多平米的房子由老伴張某某繼承,老倆口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50年代的大學(xué)生,一輩子從事科研工作,老頭兒還是央企某水利部門(mén)大師級高工。老倆口兒有兩兒一女,都混得不錯。
盡管如此,老頭兒為慎重起見(jiàn),臨終前找來(lái)單位領(lǐng)導,將后事一一交代,將財產(chǎn)一一分割,由同事代書(shū),同步錄音錄像,最后老頭兒、見(jiàn)證人一一簽字。幾個(gè)子女也都孝順,都在遺囑上簽字,同意老頭兒的安排,放棄繼承武漢的房屋。
老頭兒走了幾年了,老太太轉眼81歲了,武漢的房?jì)r(jià)也蹭蹭地直往上漲,從當時(shí)買(mǎi)的2000多一平漲到了1萬(wàn)一平,幾個(gè)子女商量著(zhù),武漢的房子放著(zhù)一直沒(méi)人住,現在房?jì)r(jià)漲得也可以了,是不是趁老媽現在頭腦清晰,把房子賣(mài)了。子女們商量好了給老媽一講,老媽立即同意。
子女們于是分頭找中介找買(mǎi)家。很快,中介也找好了,買(mǎi)家也找好了,價(jià)錢(qián)也談好了,合同也簽了,中介費也付了,首付款也收到了。按合同約定,雙方持證到房屋所在的房管局過(guò)戶(hù)。但房管局一看,不能過(guò)戶(hù)。子女們說(shuō),房子本來(lái)登記在老太太名下,又有書(shū)面遺囑又有錄音錄像,子女們也都書(shū)面放棄繼承,為啥不能辦理呢?房管局說(shuō),繼承的房屋買(mǎi)賣(mài),要么公證處公證此房為老太單獨所有,要么有法院的生效文書(shū)確認此房為老太單獨所有,否則不能辦理過(guò)戶(hù)手續。
房屋中介和幾個(gè)子女沒(méi)辦法,只好去找公證處。公證處要求提供老頭兒與老太的結婚證、與幾個(gè)子女的親屬關(guān)系證明、戶(hù)口本、身份證、老頭兒死亡證明、戶(hù)口注銷(xiāo)證明等等。老倆口結婚50多年了,原來(lái)的結婚證找不到了,老兩口搞了一輩子水利工作,工作流動(dòng)性強,搬了無(wú)數次家,結婚證早搬沒(méi)了。誰(shuí)想到現在還需要結婚證呢?于是子女們找單位開(kāi)證明,找居委會(huì )開(kāi)證明,跑民政局,想盡辦法給老太太補辦了一張結婚證。為了證實(shí)三子女與老頭老太的親屬關(guān)系,將老太老太的人事檔案全翻出來(lái),幾十年前填寫(xiě)的表格全復印蓋章,以證實(shí)幾十年前老頭老太就是夫妻關(guān)系,與三子女是親屬關(guān)系。
材料準備好了,到公證處去時(shí),恰逢前段時(shí)間北京的“以房養老”公證騙局爆發(fā),全國上下的公證機關(guān)給老年人辦理房產(chǎn)公證,特別是高齡老年人的房產(chǎn)公證一律禁止,公證處對這起公證不敢辦了。幾個(gè)子女忙活了一個(gè)多月,看來(lái)只得放棄,另想辦法了。
老太的女兒電話(huà)打到我這里,說(shuō)明原委,說(shuō)其實(shí)一點(diǎn)糾紛都沒(méi)有,走訴訟程序只是為了得到一紙法律文書(shū),便于房屋過(guò)戶(hù)。訴訟沒(méi)有難度,但時(shí)間上就是要快,否則買(mǎi)家等不及如果不要此房,前面的工作就白做了。但眾所周知,法院的案子現在堆積如山,法律規定的簡(jiǎn)易程序的審理期限為三個(gè)月,但一般四五個(gè)月甚至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才能結案。哪怕是走程序,要在一個(gè)月甚至更短的時(shí)間內結案,也不是件輕松的事。
但筆者最終同意接受了這個(gè)案件。第二天,老太的小兒子就攙著(zhù)她來(lái)到我的辦公室,拿出一大堆材料,材料倒是很齊全,事實(shí)也很清楚。準備好辦案手續后,老太一一簽字。老太太邊辦理,邊講述老頭兒去世時(shí)的情景,看得出來(lái),他們是幾十年的恩愛(ài)夫妻,三個(gè)子女雖然有的在天津,有的在云南,有的在宜昌,但仍是恩恩愛(ài)愛(ài)的一家人。這樣的一家人,親媽要起訴子女,確實(shí)于心不忍,老太說(shuō)這輩子,她到派出所都沒(méi)去過(guò),沒(méi)想到老了還要上法院告自己的子女,法院她是不去的,一切由律師代辦。也確實(shí),法院的案件要存檔幾十年,說(shuō)不定還要在網(wǎng)上公開(kāi)。不知內情的,還以為這家人不和睦,對這家人的名聲還真有影響哩。但被逼到這份兒上,為了賣(mài)房實(shí)屬無(wú)奈。
委托手續辦好后,剩下的就是我的事了。我覺(jué)得這是一起房屋確權案件,按不動(dòng)產(chǎn)所在地專(zhuān)屬管轄,應該由房屋所在地的武漢市某區法院管轄。寫(xiě)好訴狀,整理好材料,從宜昌乘坐高鐵,再轉坐地鐵,再坐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的公交,來(lái)到武漢這個(gè)某區法院。按來(lái)時(shí)的想法,這個(gè)案件受理也就二十分鐘的事,如果人多要排隊,頂多也就一個(gè)小時(shí)吧,法院受理這個(gè)案件應該是沒(méi)有問(wèn)題的。筆者帶著(zhù)材料,中午早早地來(lái)到該院門(mén)口等候,法院大門(mén)一開(kāi),率先進(jìn)入立案大廳,排在第一個(gè)——為的是當天辦完事能趕回宜昌。環(huán)顧立案大廳,大廳的墻上提示當事人,法院案件多,之前已受理了3000多件案子,不能著(zhù)急云云。
結果我的材料一遞上去,立案大廳的法官瞄了兩眼,說(shuō)這案子不該他們受理,應由宜昌法院管轄。我不服,說(shuō)該貴院管。材料又轉到旁邊一女法官手里,她看了看,說(shuō)這是遺囑繼承的案子,應該由被繼承人所在地法院也就是宜昌法院管轄。我急了爭辯道,我的訴訟請求是確認房屋為老太單獨所有,這是一起不動(dòng)產(chǎn)確權的案件,只能由不動(dòng)產(chǎn)所在地法院管轄,即使按遺囑繼承,貴院也是主要遺產(chǎn)所在地,也有管轄權。但立案廳法官們都不這么認為,她們認為,原被告戶(hù)籍所在地、被繼承人所在地都在宜昌,應該由宜昌法院受理。雙方爭執不下,立案庭法官見(jiàn)我堅持,建議我去找立案庭庭長(cháng)看一看。
立案庭庭長(cháng)看了看,也說(shuō)不該他們管轄,他也認為這是一起遺產(chǎn)繼承案件,要由被繼承人所在地或主要遺產(chǎn)所在地法院管轄。我跟庭長(cháng)理論道:退一步講,即使按遺產(chǎn)繼承,主要遺產(chǎn)是武漢的這套房子,170平米兩百萬(wàn),但庭長(cháng)講,遺囑里涉及到三套房子,兩套在宜昌,宜昌的房?jì)r(jià)也不便宜,武漢的這套房子未必比宜昌的兩套房子便宜,再加上遺囑里涉及的存款,武漢的這套房子未必是主要遺產(chǎn),意思是此案不該武漢法院管轄。
折騰了半天,三個(gè)多小時(shí)過(guò)去了,眼見(jiàn)立案無(wú)望。法院案件都多,都不想受理那怕是這么簡(jiǎn)單的一起只走程序的案件,但這案子帶回宜昌去,宜昌法院恐怕也不會(huì )受理。我堅定此案應由武漢法院管轄,于是再次找到庭長(cháng),說(shuō)明如果貴院不受理,給我下個(gè)裁定,我好上訴到武漢中院,不管是否受理得先收下我的材料。我說(shuō)的這些都是有規定有法律依據的,庭長(cháng)見(jiàn)我說(shuō)得有理,態(tài)度也很強硬,只好讓立案庭暫時(shí)收下材料,說(shuō)他們討論一下后再通知我。
事已至此,我只得先回宜昌再說(shuō)?;匾说牡诙?,武漢該區法院立案大廳法官就電話(huà)通知我,來(lái)法院立案。事實(shí)證明,我的堅持是對的,一個(gè)法院總還是有些明白人兒。但是再跑一趟是必須的。
立了案,再就是催著(zhù)立案廳將案子交到業(yè)務(wù)庭,業(yè)務(wù)庭再確定案子分配給哪個(gè)法官。還好,武漢的法院不興網(wǎng)上立案,交接挺快的,不象宜昌法院網(wǎng)上立案,從上傳材料到確定開(kāi)庭時(shí)間,至少要兩個(gè)多月。很快,我就和辦案法官聯(lián)系上了,我把這起案件的特殊情況一說(shuō),辦案法官說(shuō)那就確定個(gè)開(kāi)庭時(shí)間,通知一家人到時(shí)候來(lái)調解吧,我說(shuō)行。之后將開(kāi)庭時(shí)間通知三個(gè)子女,讓他們提前向單位請假,到時(shí)候分別從云南、天津、宜昌趕至武漢。
開(kāi)庭那天,我和原被告就早早趕到武漢,雖然沒(méi)下傳票,一切順利,按時(shí)開(kāi)庭。法官了解到案情后,覺(jué)得很奇怪,說(shuō)“又有遺囑又有視頻,繼承人又全部到場(chǎng)聲明放棄,為什么房管局還辦不了過(guò)戶(hù)呢?”,我們只好把房管局和公證處的遭遇講述一遍。
在制作調解協(xié)議時(shí),我們怕過(guò)戶(hù)時(shí)又被房管局卡,一再要求再明此房為老太太單獨所有。法官仔細核對證據,防止原被告串通做案,發(fā)現我們真的沒(méi)有爭議,只是因房管局過(guò)戶(hù)問(wèn)題不得不提起這場(chǎng)訴訟。她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可以直接辦理過(guò)戶(hù)的不需起訴的案子,現在為了房管局的要求專(zhuān)門(mén)起訴,浪費了當事人多少時(shí)間和財富,也浪費訴訟資源,費了這么大周折。如果房管局再不過(guò)戶(hù),就直接投訴他們!”
還好,當事人拿到調解書(shū)和生效文書(shū)證明后,辦理過(guò)戶(hù)沒(méi)遇到問(wèn)題。這場(chǎng)不該發(fā)生的訴訟,也就到此為止!

             (筆者   楊國堯 武漢律師事務(wù)所)